网游之近战法师,春秋战国,先生你哪位

频道:国际新闻 日期: 浏览:198

别担心!5个指标告诉你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正在理性成长

来源:网上画院

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正在经历2011年以来价跌量缩的漫长调整期,虽于2017年迎来一片欣欣向荣、看似早春的景象,不仅成交额缔造六年来新高纪录,也写下34件破亿元艺术拍品大关的里程碑;然而,来到2018年,受到中国经济成长放缓——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率6.6%,为1990年以来新低——之影响,以及在中美贸易摩擦牵动国际间总体经济与股市震荡的冲击下,2018年度中王全友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在下半年再次出现反转,交易量明显下滑。

苏轼《木石图》拍卖现场。摄影/廖尧震

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2018全年中国文物艺术品共有424078件拍品上拍,总成交183297件,共斩获563.18亿元人民币,比起2017年638亿元的总成交额,衰退了近18%。实际上,如果分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别就2018年两季的表现来看,春拍之总成交额为267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尚且成长了4.5%;到了秋拍的总成交额320.83亿元人民币,却反倒较2017年缩水了16.27%,整体经济大环境的改变对艺术市场之影响可见一斑。除了交易量骤降,2018全年度破亿元的中国文物艺术拍品数量,也回落至21件(其中古董书画占16件),较2017年的34件硬生生减少了近四成,因而从高价拍品的表现,同样可以看出市场的走势。

虽说从交易量和亿周星彤元拍品的数量,明显可看到2018年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回调的现象,然而这未必意味着市场将就此一路下滑,倒退至2012至2015年间一片低迷的情势。从下面几个指标仍旧可观察到,即使面临总体经济环境衰退的严峻挑战,中国艺术市场还是在不断自我调整、稳中向好,未来仍旧充满机会,前部长夫人景可期。

成交额下降,成交率却上升

首日本床先,通过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于1月30日发布的《2018年全国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述评》可以看出,即便中国10家拍卖公司去年之总成交额较前年下降了姜东胜19.94%,其总成交率仍提升了1.73%,且达到100%成交的白手套专场也较前年增加三场。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拍卖公司在面对景气持续衰退、征件越来越不容易的严苛挑战下,自2015年便开始借由减少拍品数量、寻重生之中国战神找市场生货,加之调降拍品价格等策略,让各场成交率维持应有水平;除此之外,也通过深入挖掘拍品的历史、文化价值,或开发新的热点,借由量身打造的特色专场获取买家青睐。此策略在今年更发挥其功能,起到降低成本损耗、防止市场泡沫化的作用。

市场板块轮动

瓷杂再超越书画、古籍善本一枝独秀

其次,若由各项类别文物的走势来观察,2018年中国书画类的跌幅最大,总成交额为210.46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之261亿元大幅衰退了19.54%;而瓷器杂项板块总成交额为236.28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之275亿元仅下滑了14.18%。故由两者在全年市场份额的占比观之,瓷器杂项亦较书画类多出近9%,可说是延续了自2017年秋拍以来,中国瓷器杂项首次超越书画板块的市场格局。究其原由,乃因在中国瓷器杂项市场上,除了过去屡创天价的官窑瓷器、帝王印玺仍是维持盘面的主力,近年来,古玉、佛教艺术、明清家具以及古籍善本等项目也都出他信女儿现轮涨,在市甲申风云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古籍善本,在2018年更以黑马之姿成为市场焦点,不但有三件艺术品进入亿元拍品俱乐部,而且其中的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和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更是一举创下世界最贵佛经与金石碑帖的拍卖纪录。工艺品板块热点多元化与轮涨的现象,说明中国艺术品拍卖正从单一同质化转向差异化及强调文化价值取向之良性竞争,有助于市场的健康良性发展。

香港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位置

再者,若将焦点转至不同区域之中国艺术市场的表现,可以发现2018全年,京津冀地区的中国艺术品总成交额呈逐步萎缩状态;长三角与珠三角地恩啊区为持稳状态;港澳台地区则独占鳌头,其在春、秋两季的市场份额占比竟高达51%和42.31%。究其原因,应该是香港作为连接海内外艺术市场的桥梁,在语言、金融服务、税制、政策及商贸、文化交流等方面,皆较亚青纱帐边的女人洲其他城市拥有更大优势,而且坐拥拍品与藏家丰沛资源的国际拍卖公司在此地的成功经营模式,亦帮助其不容易受到整体艺术市场衰退的冲击。

一项有意思的数据显示,即使如嘉德与保利中国两大拍卖公司,2018年在香港拍卖的成绩亦是可圈可点,如中国嘉德(香港)便以全年总成交额11亿港元的成绩缔造进驻香港市场六年以来的最好成绩;而保利香港之总成交额21.5亿港元虽较前年有所衰退,但表现尚称稳健。由此便不难看出香港地区艺术市场所具有的无穷潜力,以及在中国艺术市场上所扮演的举足轻重的角色。这种区域经济之间的竞赛,也兄妹一家亲将对中国艺术品拍卖朝向更具规范、理性及更国际化的发展,带来极为正面且深远的影响。

日本艺术文物回流的影响

犹记2017年3月时,纽约佳士得举行“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专拍,以来自日本关西著名收藏家藤田传三郎家族所收藏的31件国宝级文物,包含商周青铜礼器、《石渠宝笈》著录之古代书画收藏,以及石雕佛像、青瓷和文房用品等,一举拍出2.6亿美元之总成交额,跃居该年度最受瞩目的新闻事件。相隔不到一年,香港佳士得又再度抛出“震撼弹”,推出已在日本消失百年之久的中国文人画代表作苏轼《木石图》,同样在市场stepsister上吹起一股旋风,最后拍出4.636亿港元之天价。

苏轼《木石图》拍出4.636亿港元,勇夺全年度中国古代书画拍卖桂冠,香港佳士得2018秋拍

无独有偶,在同一场专拍“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中,也有一件从日本征得的稀世北宋汝窑天青釉茶盏,以5635万港元成交,锦上添花。可以说,近两年自日本回流的艺术文物,不但数量倍增,而且其中不乏重量级天价拍品,不但能聚焦媒体及藏家目光,亦对市场整体买气具有相当大的激励和引导作用。

北宋汝窑飞雪看市天青釉茶盏以5635万港元成交,香港佳士得2018秋拍

中国艺术网游之近战法师,春秋战国,先生你哪位市场突然涌现这么多日本回流的文物,自有其历史因素。实际上,在这些艺术文物中,除了一部分乃是早期东传日本者,其余有很大的比例是在近百余年间,因为战乱从宫廷或民间流散出来,再辗转卖到日本的古文物。由于近一二十年中国艺术市场兴旺,再加上2017年藤田家藏拍得天价的推波助澜下,日本回流艺术品开始成为一股锐不可当的趋势。这些文物除了送到中国内地或香港拍卖,有些也会留在日本当地拍卖,所以,不论是较具规模的拍卖公司,如东京中央、日本美协、关西美术、横滨国际等,还是一些中小型拍卖行或行会组织,它们于拍卖季举办的活动,经常吸引众多行家或藏家前往淘宝,也因而促恩啊啊成了近年日本的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蓬勃发展。一旦日本的艺术品拍卖市场逐渐与中国艺术市场的生态链接,不仅有助于艺术拍品的物畅其流,还能让区域板块进一步壮大,使得长期以来市场过度集中于京津和港澳台等地的情况有所缓解。

新型收万里随波行藏家为市场注入新血

除了艺术文物拍品的货源征集,得到日本这一区块的强力后援之外,2018年中国艺术文物市场也因为新型藏家的加入而产生变化。一般来说,市场上的收藏家约哔嘀影视略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收藏时间较长,对艺术文物的鉴赏能力与知识远胜一般人的资深藏家;另一种则是才入门不久,对于一切都还处于学习阶段的初阶藏家。在过去,初阶藏家通常是由购入中低价位的拍品开始,逐渐累积经验;而资深藏家则往往是在拍卖市场上购买高价商品的主力,他们不仅对艺术文物的审美和质量要求较高,入母三分出价也相对理性保守。然而,到了2018年,却能看到不少新面孔或是较资浅的藏家,竟跳过中低端拍品之门槛而直接购入高价拍品的现象。如中国嘉德拍出的三件成交破亿元之拍品——潘天寿《55we无限风光》、傅抱石《蝶恋花》及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据传都是由才入场不久的新买家纳入囊中,因而引发市场热议。

潘天寿《无限风光》拍出2.875亿元人民币,荣登全年度最贵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品宝座,中国嘉德2018秋拍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拍出1.926亿元人民币,缔造中国金石碑帖的世界拍卖纪录,中国嘉德2018秋拍

事实上,艺术市场上每年都有10%至20%不等的新买家参与,这已是一种常态。以苏富比拍卖为例,2018年亚洲区拍卖新客户便占其整体买家人数的27%,因而其经营策略之一便是绞尽脑汁“吸引新藏家并拓展市场”。这批新进的买家从消费市场转入拍卖收藏领域,必然将为艺术市场注入一股活水。若再加上前几年入场大量购买高价艺术品的企业美术馆,以及深具学术研究能力、得以从被低估拍品中鉴别出具艺术史价值之文物的学者型收藏家,甚至是习惯在艺术电商和在线平台交易、购买艺术品的年轻族群等,可以预见的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结构在持续发生深刻的变化,而且是往更加多元分化的情况演变。如此一来,不仅能使中国艺术品越来越广泛地进入大众的生活,并且能为流动性市场带来强力且足够的支撑。市场何时能回暖?或许就在市场不断调整机制和结构的努力下,将萌生出新的格局和契机。

文∣廖尧震